“工会”到底该干什么?

  中华全国总工会占有巨大的社会资源,所有各级总工会干部享受公务员序列的待遇,并且工会办公经费受到国家事业单位的经费拨款。

  总工会有也许是世界上工会组织中强大的会费征缴能力,按照中国工会章程的规定所有有工会组织的企事业机关单位,要按"全部职工工资总额的百分之二拨缴经费",除此以外每位职工还要按工资的0。5%缴纳工会会费,这笔占全体职工收入2。5%的资金,在大多数地方,工会工作得到工商局和税务部门的配合,是和其他税收项目一起向企业直接征缴,职工拿到手的工资已经扣除了上缴工会的费用,但是往往感受不到自己向工会缴纳了一笔不小的会费。全国共工会和基层工会按照四六分帐的方式分享这笔资金,基层工会得40%,上缴上级总工会60%,"各基层工会40%的会费留成只能用做文体活动经费"。

  除了会费以外,除了办公大楼全总名下还有大量固定资产,政策性划拨的土地、偏布全国的工人文化宫、工人电影院、工人疗养院等都是全总旗下的经营实体。

  而更重要的是,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执政党作为支撑,他在一个国家的政治生活中享有崇高的地位,它所代表的工人阶级被宪法规定为这个国家的"领导阶级",中国工会章程规定"中国工会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职工自愿结合的工人阶级群众组织,是党联系职工群众的桥梁和纽带,是国家政权的重要社会支柱。。。。。"在社会主义企业里工会也享有很高的政治地位,国有企业中工会主席按规定享受副厂级的待遇,或者常常直接由党委书记兼任。

  尽管占有了如此庞大的政治经济资源,并且理论上"是会员和职工利益的代表。"但由于习惯思维的影响,在人们的心目中工会往往仍然被当作务虚的"组织",有一个流传的顺口溜用来形容工会工作"吹拉弹唱、打球照相,生日送蛋糕,过节发电影票"。

  但公众对于工会的期望却不仅于此,尤其是在一些新闻事件里,工人合法权益受到损失的时候,往往看不到工会的身影更引起舆论很多议论。与此相对应今年有一则消息却令整个工会系统都非常振奋"沃尔玛终于被全总攻克"。其实几个月前我就听到了消息,工会系统的干部告诉我,全国总工会向全国各级组织发出"急急如律令",哪里能够突破率先在沃尔玛建立下属工会,就给当地工会奖励一百万。果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泉州市总工会拔得头筹。啃下这块硬骨头,对于工会来说无疑是欢欣鼓舞的,全总一位副主席对此高度评价:"晋江店工会的成立,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是中国工运史上的一件大事,必将影响和推动沃尔玛和其他外资企业组织建立工会的步伐"。

  一方面是在发展组织上攻城陷地无坚不摧,一方面在基层一些地方工人权益受到危害的时候工会却有不作为,守土失责的现象,这是有反讽意味的。一位政府官员,曾对我抱怨,现在群体性事件中,大量都是在企业改制中工人利益得不到保障,他们动不动就来政府讨说法,甚至堵政府大门,但从来没有人到各级总工会去讨说法,其实很多这些问题都是应该由工会来出面协调解决的么?平时收会费,关键时候怎么见不到呢?

  记得2006年,沃尔玛"被迫建工会"吸引了大多数媒体的关注,但却不能让我有丝毫的喜悦。因为我还知道大连开发区罢工风潮中,大连工会扮演的作用,而那位市委书记,就是今天的全国总工会常务副主席;我还知道尉健行时代的工人时报就是因为发了一篇呼吁工会发挥更加独立的作用的社论,而总编被撤职。。。。像开连锁店一样,建一个工会总工会就可以收费,但它们为工人做了什么呢?

  当然也有工作走在前面的工会,比如我曾经在央视报道过南京总工会推行的工资集体协商谈判,那时我的内心是狂喜的,我想通过放大先行者的工作,给落后的体制以鞭策,并为先行者鼓与呼,使他们知道自己并不孤独,我相信时机已经到了,我们可以在全国媒体中发出最有力的声音,呼吁工会该干什么?而不是成立了又多少工会?那些宣传让工人们都听腻了。

  记得在采访中,曾有一位工会干部有些惭愧得告诉我,当他刚进工会还是小科员地时候,有一次一个厂几个工人为了工伤事故得不到合理补偿找到总工会寻求帮助,他的上级不愿意出面,工人很不满意,这位干部就更不耐烦了,训斥这些工人:"中国工会维护的的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利益,而不是你几个人的个人利益。"

  这就好像过去的那个笑话,一个售货员对顾客爱理不理,受到指责,反而辩解,我是为人民服务,不是为你个人服务。这种思维方式背后实际是一种店大欺客的老爷心态。今天如果还有一些工会干部怀有这样的心态就会越来越不能适应时代的需要,当一个组织发展为巨无霸的时候,公众也该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它,就好像大家的眼睛盯着沃尔玛,接下来大家的眼睛就该盯着中国工会。

  每一个组织都有自身的利益,对于工会组织自身来说每年宣布又发展了多少会员确实是一件让人振奋的事情,但从公共利益和劳工福祉的角度,公众更期望看到的是工会做了什么?而不是在扩展组织,收取会费上取得的成绩,这是最敏感的领域,报道它和监督它也许会让工会中很多领导感到不舒服,但我相信正视它才是真正的顾全大局,"工会该向谁负责?",这个貌似简单的问题,恰是涉及权力授予和权力行使程序的最复杂的问题,也是媒体难得触及的"真问题"。

 

【版权声明】以上词条内容均来源网络,均系原作者观点及所有,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站对作者上传的所有内容将尽可能审核来源及出处,但对内容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其真实性及合法性。如您发现图文视频内容来源标注有误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邮箱:zookefu@163.com,本站将及时予以修改或删除。

赞 (0)